分类 爱好者说

李清志:Edward Hopper的咖啡馆

我很喜欢美国画家爱德华霍普(Edward Hopper)的画作,他的作品中总是弥漫着一种孤寂的气息,虽然画面明亮有光线射入,但是却无法消弭那股浓浓的疏离感。霍普的创作主题不喜欢抽象或追求所谓的艺术性,…

林苍生:咖啡的玄想

咖啡的学问很深,说也说不完,咖啡有一股魅力,令人喜爱。一杯热咖啡在手,还没喝,全身就马上放松下来。因此,我一直认为咖啡是有生命的,面对有生命的咖啡,我们必须以生命相待。喜欢它,敬它,爱它,甚至跟他讲话…

手冲咖啡十大误区

1.研磨度绝对不是一招打天下,不同的豆子、不同的滤杯、不同的冲法都需要调整研磨度 2.手法百百种,背后都有其用意,弄懂用意而不是一昧模仿,更不要只听片面之词,就觉得手冲只能怎样怎样 例如:为什么不冲滤…

关于咖啡研磨的十个提醒事项

1.细粉率不是越低越好,但太高的细粉率一定不好。 2.刀盘越大不一定越好喝,尤其是近年来刀盘设计的技术不断演进,小刀盘也能有很亮眼的表现,所以看到大刀盘就高潮实在没必要。 3.陶瓷刀和金属刀哪个比较不…

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:哇?法国人!

法国人?嗄?竟然来了一个法国人,他是怎么摸到Full House的?碰到美国人,我们多多少少有受一点英文教育的,碰到美国人都有“有口难言”的感觉,这个法国人该拿他怎么办? 从他一进门说话的口音,虽然我…

我的城市咖啡记忆:札幌与西雅图

札幌 北海道最主要都市札幌,年平均气温约8.9℃,最高气温是八月的26.4℃、最低气温是1月-7.0℃。一年之中有半年是冬天,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北国,街道巷弄里的咖啡馆,正是带给人们温暖的地方。 在北海…

咖啡如何永久地改变了英国

过路人如果错过了巴斯瓜·罗塞(Pasqua Rosee)的牌匾,也情有可原,它藏在伦敦金融城历史悠久的康希尔区(Cornhill ward)附近一条小巷里。 但如果走过莱登霍尔(Leadenhall)…

一杯冷咖啡敬人生

大概是我46岁的时候吧,有一阵子食不下咽,去住家附近的小诊所检查,医生说是食道癌,我想:“怎么可能!”跑去荣总复诊,结果又一样。手术、化疗、放疗,搞了快2年,情况好转,但医生说存活率也只有10%。索性…

笼罩在咖啡芳醇里的国度

在中国,咖啡无论怎样也还是小众的爱宠,但在新加坡,即便是在华人社会,咖啡也登堂入室,成了平民百姓的日常必需。新加坡的各个角落都有巴刹,每个巴刹都有为数不少的咖啡摊档。你无论什么时候到巴刹去,都可以看到…

小外孙的咖啡馆

小外孙今年小学六年级,最近受疫情影响,一直宅在家中线上上课。为活跃宅家生活,女儿突发奇想,要他和两个经常来往的同学,周末合伙轮流在三个人的家里开咖啡馆,条件是咖啡馆的一切都要他们自己动手做,营利归他们…

友人送的那只咖啡杯

那只咖啡杯摆置我家餐厅透明玻璃柜里近三十年,不曾使用过,但自去年起我开始用它了。 那是婚宴结束时从熟识的新郎新娘手中接下的小礼,水蓝瓷杯搭配同色爱心杯垫,杯身看似由一大一稍小的环圆组合,但却紧密无缝一…

给我一杯浓咖啡

我喜欢咖啡。疫情期间外出少了,自然省了好多杯TimHortons、星巴克,开始还能忍受,时间一久就感觉缺少点什么。试了速溶咖啡,失望,非但不解馋,心里反倒更加没着没落。 于是和也爱咖啡的儿子商量,咱们…

朱宗庆:一杯咖啡的回顾

多年来,我常常回想起在维也纳求学那段光阴。当时,在街头咖啡厅,点一杯咖啡,坐一个下午,享受片刻悠闲,那场景仍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,也是在那时,养成每天喝杯咖啡习惯。 喝咖啡对我来说,不仅是喝咖啡,更是放…

我爱那浓浓的咖啡香

闻着馥郁的香气,啜一口热腾腾的咖啡,那苦涩又醇美的滋味,让我混沌的脑袋重新苏醒过来,沉滞一夜的面目也恢复了神采。我不抽烟,甚少喝酒,没有不良嗜好。唯一上瘾的就是咖啡,每天必喝,不然就觉得无法回魂,全身…

啜饮一杯回味的咖啡

咖啡的品牌琳琅满目,咖啡的滋味更有很多种,每个人喜爱的滋味也各异。有人爱喝“纯”而苦苦的,有人喜欢“二和一”,也有人喜欢“三和一”,有人喜爱加很多糖,也有人偏爱加很多牛奶。有人喜爱慢慢品味啜饮,有人一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