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专栏

星巴克:“星工会”的诞生记

4月4日,也就是霍华德·舒尔茨(Howard Schultz)第三次担任星巴克(Starbucks Corp.)首席执行官的第一天,他利用一次意式浓缩咖啡品尝会奠定了基调。几十位咖啡师聚集在西雅图公司…

李清志:Edward Hopper的咖啡馆

我很喜欢美国画家爱德华霍普(Edward Hopper)的画作,他的作品中总是弥漫着一种孤寂的气息,虽然画面明亮有光线射入,但是却无法消弭那股浓浓的疏离感。霍普的创作主题不喜欢抽象或追求所谓的艺术性,…

林苍生:咖啡的玄想

咖啡的学问很深,说也说不完,咖啡有一股魅力,令人喜爱。一杯热咖啡在手,还没喝,全身就马上放松下来。因此,我一直认为咖啡是有生命的,面对有生命的咖啡,我们必须以生命相待。喜欢它,敬它,爱它,甚至跟他讲话…

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:哇?法国人!

法国人?嗄?竟然来了一个法国人,他是怎么摸到Full House的?碰到美国人,我们多多少少有受一点英文教育的,碰到美国人都有“有口难言”的感觉,这个法国人该拿他怎么办? 从他一进门说话的口音,虽然我…

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:咖啡与咖啡机器

来了几个年轻人,没有挑吧台坐 (吧台没座位),就在正中央那桌定了位。当时还有几个客人要忙,送了水后打声招呼就先将他们晾着。 忙完了吧台的客人,回头帮他们点咖啡。他们各自心中早有腹案,没花几分钟就搞定他…

李清志:大学城的咖啡馆

咖啡馆似乎已经成为城市文化优劣的指标,大学城附近咖啡店的多寡,更成为另一种学术氛围评断的标准。好的大学城环境有书店、咖啡店与面包店;坏的大学城只有摊贩、夹娃娃机台,以及喧闹的茶饮店。 在大学城的咖啡店…

友人送的那只咖啡杯

那只咖啡杯摆置我家餐厅透明玻璃柜里近三十年,不曾使用过,但自去年起我开始用它了。 那是婚宴结束时从熟识的新郎新娘手中接下的小礼,水蓝瓷杯搭配同色爱心杯垫,杯身看似由一大一稍小的环圆组合,但却紧密无缝一…

李清志:遥远的咖啡馆

搭乘平溪线火车,经过隧道与溪谷,然后在无人的车站下车,整个大华车站旁,什么店家都没有,就只有一家咖啡店在营业,好像这个车站是专为它设置的一般。“与路咖啡”是一家位于山林偏僻车站的咖啡店,咖啡馆没有冷气…

唐鲁孙:湖州的板羊肉和粽子

在北平吃惯了西口的大尾巴肥羊,无论是炰烤涮,甚至于羊肉做馅包的水饺,烙的肉饼,只觉得羊脂甘腴,毫无膻态厚腻的感觉。后来在上海大雅楼吃过一回羊羔,另外吃过一次带皮红烧的羊肉大面,虽然收拾得挺干净,可是看…

咖啡馆主的日常:又是一个外国人

啊?又是一个外国人! 八、九点,来了一个外国人,身高不是很高,看起来很年轻。我有一点不知所措,原本英文就不是顶好,加上太久没说了,所以显得生疏了。好在大女儿在,我脸转向大女儿,叫了一声女儿的名字,女儿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