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:哇?法国人!

法国人?嗄?竟然来了一个法国人,他是怎么摸到Full House的?碰到美国人,我们多多少少有受一点英文教育的,碰到美国人都有“有口难言”的感觉,这个法国人该拿他怎么办? 从他一进门说话的口音,虽然我…

我的城市咖啡记忆:札幌与西雅图

札幌 北海道最主要都市札幌,年平均气温约8.9℃,最高气温是八月的26.4℃、最低气温是1月-7.0℃。一年之中有半年是冬天,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北国,街道巷弄里的咖啡馆,正是带给人们温暖的地方。 在北海…

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:咖啡与咖啡机器

来了几个年轻人,没有挑吧台坐 (吧台没座位),就在正中央那桌定了位。当时还有几个客人要忙,送了水后打声招呼就先将他们晾着。 忙完了吧台的客人,回头帮他们点咖啡。他们各自心中早有腹案,没花几分钟就搞定他…

烘好的咖啡豆如何保存才不会变味?

先自白一下我的情况:对于咖啡烘好后,装在密封罐后变酸的情况,我真的体会很深刻。我原本习惯把烘好的咖啡豆用玻璃罐密封起来,却没考虑玻璃罐太大,顶空过多,加上可能罐内空气含有过多水份,几天后开罐,总发现咖…

咖啡如何永久地改变了英国

过路人如果错过了巴斯瓜·罗塞(Pasqua Rosee)的牌匾,也情有可原,它藏在伦敦金融城历史悠久的康希尔区(Cornhill ward)附近一条小巷里。 但如果走过莱登霍尔(Leadenhall)…

一杯冷咖啡敬人生

大概是我46岁的时候吧,有一阵子食不下咽,去住家附近的小诊所检查,医生说是食道癌,我想:“怎么可能!”跑去荣总复诊,结果又一样。手术、化疗、放疗,搞了快2年,情况好转,但医生说存活率也只有10%。索性…

笼罩在咖啡芳醇里的国度

在中国,咖啡无论怎样也还是小众的爱宠,但在新加坡,即便是在华人社会,咖啡也登堂入室,成了平民百姓的日常必需。新加坡的各个角落都有巴刹,每个巴刹都有为数不少的咖啡摊档。你无论什么时候到巴刹去,都可以看到…

小外孙的咖啡馆

小外孙今年小学六年级,最近受疫情影响,一直宅在家中线上上课。为活跃宅家生活,女儿突发奇想,要他和两个经常来往的同学,周末合伙轮流在三个人的家里开咖啡馆,条件是咖啡馆的一切都要他们自己动手做,营利归他们…